我区首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基地授牌 南湖高龙传承亟待后来人 杨氏洪门拳打出“武术之乡”精气神

 

         蔡甸报报道 9月6日,大集街莲溪社区被授予首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基地,区委常委、宣传部长朱俊华为南湖高龙、杨氏洪门拳两个项目进行授牌。据悉,南湖高龙、杨氏洪门拳两个非遗项目在2013年10月已进入省级名录。

QQ图片20151026153545

         南湖高龙:

         “龙文化”的起

   高龙起源于唐代,盛行于蔡甸区大部分地区和汉阳区江堤乡、永丰乡,特别是我区大集街南湖村从古至今都时兴舞高龙,从未间断。

   著名学者蔡鸿生曾这样描述:“1945年年初,旧历新年时,小集场居民扎制一尊‘高龙’,由一人耍龙。因制作时在我家对面,我目睹了制作过程:在一根长长的竹竿上扎制盘龙,制好糊上纸。然后,一天上午,在这座‘祆庙’面前擂起大鼓,在拜了庙之后,高龙才参加新年节庆。”

  高龙是中国龙舞中最为独特的一种,它与一般舞龙不同,其形态是由一个高龙头和10节龙身、一个龙尾组成。南湖高龙在扎制上非常讲究,要做到篾竹工艺完整、比例尺寸吻合、色彩图案搭配、各部位定位适当,方能保证整个龙头比例协调、形象威武。高龙表演主要以舞动龙头为主,一个龙头一般可高达5米,重达30多公斤,以转、扫、举、抖、托、叩等舞技表情达意,属于竖式舞法。以展现舞者的力量和技巧为主要特色,表演时场面宏大、气势壮观、惊险刺激。高龙的开光、焚烧抢福等过程也颇有特色。 

        南湖舞高龙有“讲究”

  舞高龙能手张永宝,今年58岁,18岁开始学习舞高龙,已经有40年舞高龙经验。他与高龙有着不解之缘。他告诉记者,他的爷爷以前是扎高龙的好师傅,父亲是村上有名的舞高龙高手,现在他也是村里舞高龙时间比较长的师傅了。

  张永宝告诉记者:“舞龙很有讲究,只要高龙出发了,或是发龙了,不管遇到大风、大雨还是大雪,都必须舞下去。有一年我们到塔尔山村去舞龙灯,当时出发天气很好,舞到了深夜,可是突然下起了小雪,本来我们的高龙就很重,加上雪都落在了高龙上,我们最有实力的舞高龙高手也很难驾驭,但是舞龙不能停,龙灯也不能回,我们几个舞龙师傅冒雪抬着龙灯在农户门前转了好几圈,叩几个头,最后硬是将全村农户门前都舞到了才回来。”

  据了解,舞高龙是不能走回头路,也不能走重复路的,无论在哪里舞高龙,高龙嘴必须对着主人家大门,表示对主人的尊敬和美好祝福,如果对错了,表示对主人家不尊重,会给对方带来不顺。

        父亲病重托付舞高龙

  问起张永宝为什么会舞龙,他动情地告诉记者,主要是因为喜欢,另一个最大的原因是父亲病重时的话深深感染了我。“1978年正月十一,父亲当时病重,但是他很想最后再看一次舞高龙,他要求亲戚把他抬了出来,当时他坐在椅子上,直到看完了舞龙,他说:‘舞得不行,还差火候’。那是我第一次正式上场舞龙,父亲的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也一直陪着我到现在。如今,舞龙几十年,我都不敢吹嘘自己舞龙的技艺,我觉得,舞龙是一生的事情,要不断积累经验,才能舞出龙的精神,舞出龙的传承!”张师傅非常激动地对记者说。

        扎龙技艺创新龙身更易保存。

     已有1300余年历史的南湖高龙,到底还能舞多久?特别是会扎制高龙的篾匠少之又少。

  住在南湖社区19栋1单元的杨永春是目前最好的扎龙师傅,平时他在世贸上班,若需要扎龙灯,他就带上“扎龙队伍”——另外3个师傅一起,13天可以扎好一个高龙。“要扎好一个高龙,最要紧的是要选择龙把,就是龙的主心骨,然后扎龙身、龙头、10节龙身、还有龙尾。”杨永春师傅介绍说,“有时候扎龙赶工的时候,全家总动员,妻子、儿子都来帮忙!” 

  说起扎龙,杨永春师傅的语气中透着自豪,“扎高龙可复杂了,比一般的龙那是难多了!现在比以前更创新,以前,龙身都是白色的纱布包裹,然后刷上糨糊,用彩色的纸粘上去做龙鳞。在龙的眼睛、嘴巴等处,用竹篾做七字行的滑筒,里面放上蜡烛,保持蜡烛不灭。现在,龙身用彩布包裹,其余的用棕线缝制。在眼、嘴、肚子、尾巴上面都镶上灯带,还做了专门的小盒子来存放电瓶。虽然全部是手工,时间也比以前多耗时两三天,但是更能保存龙灯,每次演出完回来后,只用简单的烘干、维修就可以了!”

  杨永春师傅还告诉记者:“我的师傅叫张义坤,新中国成立,他是第二代扎高龙技艺传人,我是第三代传人。但是,目前还没有年轻一代的徒弟来继承这项技艺,如果就这样失传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8090不愿参与传承后继乏人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许多年轻人离开家乡外出工作、赚钱,目前南湖舞龙已出现青黄不接之势。在南湖舞龙队,最年轻的“舞龙人”——许攀告诉记者,今年春节,他不打算参与舞龙了。记者前去南湖社区寻找舞龙人时,老一辈的舞龙人告诉记者,许攀是80后,也是目前最年轻的舞龙人。记者电话联系许攀时,他正在沌口开发区上班,他说:“主要是没有时间,现在结婚成家了,需要外出工作赚钱养家,高龙练习需要时间,出龙的时间在春节后,但是那时公司没有放假,所以只能放弃舞龙。”

  说起舞龙的现状,张永宝师傅有点遗憾地告诉记者,“现在玩龙灯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大多出去做生意,舞龙是个辛苦事,年轻人都不太愿意学,学习时间长不说,也很累。我儿子也对舞龙不感兴趣,宁愿出去打工,也不愿意跟我学,我也没有办法,毕竟兴趣不能强求来”。

        成立公司助力高龙

  南湖村村支书蒋太寿向记者说:“全村1053人,50多人在舞龙,成立了南湖村舞龙协会。但现在舞龙人越来越少,参与的人越来越少,一方面是为了吸引村民,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扭转目前舞龙队的运行困境,今年3月我们成立武汉南湖龙传承文化生态旅游公司,承接社会上的表演活动,一方面推广南湖高龙文化,另一方面让舞龙队有资金,可以将龙灯做得更好。下一步,村里正在筹建南湖村高龙博物馆,以南湖高龙文化为主打,展示南湖地区老百姓的文化生活,他们希望政府能给予支持,让传统文化得到更好传承。”

         近年来,大集南湖的高龙表演不仅年年参加蔡甸区迎春踩街活动和武汉市迎春舞龙锣鼓大赛,并取得不俗成绩,而且,还曾参与中央电视台“温暖春节”的节目录制,展示了我区高龙的独特风采。

        第二代传人方启雄:杨氏洪门拳打出武术精气神

  杨氏洪门拳是流传于我区的地方拳种,58岁的方启雄是蔡甸区公安分局保安公司董事长,也是该拳种的第二代传承人。

  方启雄出生于我区的一个贫困家庭,小时候体弱多病,9岁时,他被查出患有肺结核,整天病恹恹的。为了让他恢复健康,父亲就送他去学习武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经过长年累月的艰苦训练,他的身体变得强壮起来,疾病也渐渐好转。几十年来,他修习过多种武术套路与器械,主攻杨氏洪门拳并成为该拳种的主要传承人。

        当警察没对犯罪分子动过枪

  年轻时的方启雄时时想着怎么提高武艺,就连练毛笔字,他也十分注意技巧:先把纸贴在墙上,然后悬臂写字。“这样写出来的字刚劲有力,还锻炼了臂力和腕力。”因为能悬臂写字,又有出色的武艺,1978年他被招进蔡甸区公安分局。

  血气方刚的他嫉恶如仇,事事冲锋在前,每当辖区有治安类警情时,领导都会第一时间让他骑自行车过去将事情搞定。而他总是赤手空拳,以少敌多,三拳两脚就将众多违法嫌疑人打得趴在地上。几年下来,方启雄的名声越来越大,小混混们一听到他的名字,就会吓得手脚发软。有一次,街头上发生一起打群架事件,13个人围攻3个人。方启雄急匆匆骑自行车赶到现场。气势汹汹的打人头领一看见方启雄,吓得两腿一软,竟然扑通一声跪到地上,求方启雄放他一马。

  “当了三十多年警察,我还从没对犯罪分子动过枪。”方启雄自豪地说,由于他有武艺在身,碰到危急情况首先是“动武”。

  有一次,一个醉汉拿着水果刀要扎人,周围百余人没一个人敢上前阻止。方启雄接到消息后赶往现场,从醉汉身后绕过去,一个箭步冲上前,用手死死握住其拿刀的手腕,胳膊一拐,一招就将醉汉按在地上。顿时,现场响起了掌声,还有人竖起大拇指。醉汉被擒住了,方启雄的虎口却被水果刀划伤,鲜血直流。因为那件事,他立了三等功。

  因为难得的武艺,方启雄先后当选为区武术协会主席、武汉市武术协会副主席,上级也让他担任了更重要的职务——蔡甸公安分局保安公司董事长。对下面的警卫、保安、押钞员,方启雄积极教授武艺,敦促其加强体能,“干我们这一行,练武真是太有用了。”

       香港比武拿回两枚金牌

  2010年3月,在香港举行的“獬豸杯”第8届国际武术节上,方启雄获得男子传统器械花枪、传统拳术两项冠军。这次比赛有世界46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队参赛。方启雄透露,开始时,他并不想参加这次比赛,但后来想检验一下自己练武44年,到底练到了什么水平,就决定参加这个比赛。同时也是想借比武的机会拜访名师,让他们给自己正在主编的《杨氏洪门拳》一书提建议。

  结果,无意参赛的方启雄,夺得男子传统器械花枪、传统拳术六盒图两项冠军。要知道,这次比赛有46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队参赛,武汉代表队4个单项冠军方启雄就拿了两个。

  方启雄也没想到如此轻松就夺冠了,回来后反复观看比赛时的录像。结果越看越明白,原来夺冠并不是运气好,而是自己超水平发挥。“平时打拳没人看,自娱自乐。这次比赛,周围都是顶尖好手,结果进入状态后越打越来劲,越打越进入忘我状态。”

QQ图片20151026153551

        能文能武五年撰写武功秘笈

  虽然多年来一直在教徒弟,但方启雄仍感觉杨氏洪门拳面临失传的危险。师傅和老一代的传承人已经离世,现在坚持练习的人屈指可数,而下一辈的徒弟们学得不系统,也没有专业的教材,如果自己将来不在了,谁将杨氏洪门拳传承下去?

  方启雄决定亲自写一本书,将杨氏洪门拳的拳法要领记录下来,并发扬光大。2004年,他牵头成立了蔡甸地方传统武术文化整理研究小组,启动了《杨氏洪门拳》编撰工程。那时他还不会打字,为了写书,他花了1万多元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并开始学习五笔打字。

  经过四易书稿、十多次增删,2012年3月,《杨氏洪门拳》一书终于正式出版。全书分洪门拳、鱼门拳、燕门拳、器械四章,对每一种拳法的动作进行分解,方启雄亲自上阵,以图片方式演示各种动作,共计20万字及1300多幅图片。

        杨氏洪门拳打出武术精气神

  目前,方启雄共有200多个徒弟,年纪最大近50岁,年纪最小的12岁,但是还没有正式确定第三代传承人。

  2015年5月,区武协在大集莲溪社区设立的“大集武馆”,方启雄及其徒弟们,来这里免费教群众学习洪门拳。2015年8月,被正式授予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基地后,他希望能以“大集武馆”为基点,把杨氏洪门拳这个地方拳种更好地发扬。

  方启雄说,现在的孩子更多地对电脑等感兴趣,对武术这些传统的文化,反而很陌生,孩子们不但要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同时,也要强健自己的体魄。他希望能在我区11个乡镇的139个晨练点,更好地推广杨氏洪门拳,走出社区,走出蔡甸,打出“武术之乡“精气神,也为将中华武术推动成为全民健身项目出把力。

       【链接】

  高龙民俗文化始于1300多年前的唐代,并在汉阳、蔡甸等地流传至今。高龙独树一帜,舞法与其他龙灯不同,属于竖式舞法,舞高龙场面宏大、气势壮观,其扎制、开光、焚烧抢福等过程也颇有特色。

  隋炀帝大业二年(公元606年),历史上第一次有了汉阳县(今汉阳区和蔡甸区),唐高祖李渊,在武德四年开始筹建汉阳城,汉阳高龙起源之说与高龙的传说典故一脉相承。

  古时,汉阳永丰、江堤,蔡甸均属云梦泽,当地人多以唐时从都城西安迁徙到云梦泽的后人自居。传说中,高龙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300多年前的唐朝。

  高龙由龙头、龙身、龙尾三部分组成,属切割式结构。从扎制框架开始就讲求篾竹工艺的完整性,在色彩的选择上,高龙以红色、金黄色、白色为主调。制作材料主要是竹篾、皮纸、细纱布、彩纸等,精工扎制、裱糊而成,要经过选材备料、火烤校正、量尺钻眼、扎灯筋、穿龙衣等步骤。

  一个熟练的扎龙老师傅,每年也只能扎2-3条。“要用直径5厘米的河南毛竹。还要扎灯筋,将电线用细铁丝固定在龙骨上,让高龙在夜间更加光彩夺目。过去使用的光源是蜡烛,现今采用的是蓄电池。穿龙衣,过去用的是对子纸和皮纸,现代社会用的是红绸缎和丈子布,还要用金箔纸和塑料绳剪出形状颜色各异的龙鳞、颈部的八卦图案、龙鳍、龙角、龙珠等装饰品,分别将它们缝到相应的位置。最后装上眼睛,插上令旗。”

  蔡甸高龙龙首昂立,呈“乙”字造型,蕴含着人类旺盛的生命力。龙角粗壮,龙眼浑圆,由一根碗口粗的龙竹作为主骨,贯穿龙首,托举起来,高度在五六米左右,重量常在八十斤左右。

  与中国所有的龙灯舞法不同,高龙属于竖式(立式)舞法。

  每到一处,先由年长者手举灯领头吟诵,众持灯者“嘿嘿”呼应。有人将高龙龙头扛起、抖动,众灯节围龙头边跑边吼,以壮龙威。只见龙头高昂,灯节环绕,龙尾摇曳摆动。整条高龙活灵活现,通体透亮,配之锣鼓齐鸣,鞭炮炸响,加上观赏者观灯接福心情大爽,不停的燃放鞭炮迎送,场面宏大,气势壮观。

  高龙舞技分为叩、扫、举、抖、顶、托,最厉害的一着,就是口衔齿托——将高龙主骨底含在口里,由下齿托住,双手撒开,双手击合,双膝跪地,前后左右跪磋。“关键在平衡。”有诗这样描述:口衔齿举露峥嵘,疑似金鳞曜夜空。绝技已传千载后,汉阳元夜送高龙。

 

通讯员  喻萌 周璜

0

关于作者

蔡甸区新闻信息中心新媒体部 网站:http://www.cdbcw.com/

评论已经关闭。

鄂公网安备 42011402000347号